蜕变的身影

我们曾在你的背下去回爬过;我们曾在你的背上熟睡过;我们也曾在你的背上流泪过!
多少次的轮回让我们感到我很幸福;多少次的转身让我们感到很暖和;多少次的坚持让我们感到很开心!
随同着光阴的流逝,你的轮回,你的转身,你的坚持变得是那样的缓慢!当年的身影已变的不在那麼的铿锵无力!当年的风华正茂也变的萎靡[……]

Read more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夏午

半夜的太阳撤去温顺的外衣,显示着它弱小的威力,把炙热的温度无情的倾向大地,大地迫不得已的进入了太阳的烤箱,树木的叶子渐渐地低下了头,有顽强生命力的野草也有力地垂下了臂膀。向远处望去地表上所含无几的水分被太阳烤出了细细的蒸气,渐渐颤动着,升腾着。乡村的小路向被火烧过似的,没有了坚固的外表,一辆摩托车奔[……]

Read more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亚洲城工

众所周知,在每一个繁华的都市,都会聚了来自卑江南北的人们。不言而喻,在男女老少的队伍中,少不了外来打工的亚洲城群众。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休息者,也是城市里共同的一个群体。随着古代化的高速开展,他们家乡的土地一块一块的被承包,被占用,最终都卖给了开发商。无田可耕、无地可种的他们,爲了一家老小的生计,不得[……]

Read more

Continue Reading →